<ins id="lvbzf"></ins>
  1. <ins id="lvbzf"><video id="lvbzf"><optgroup id="lvbzf"></optgroup></video></ins>
  2. <ins id="lvbzf"></ins>

    1. <tr id="lvbzf"><nobr id="lvbzf"><delect id="lvbzf"></delect></nobr></tr>
      <sup id="lvbzf"><track id="lvbzf"></track></sup>
    2. <ins id="lvbzf"></ins>
      <tr id="lvbzf"><nobr id="lvbzf"><ol id="lvbzf"></ol></nobr></tr>
      1. <tr id="lvbzf"><small id="lvbzf"><delect id="lvbzf"></delect></small></tr>

          1. <meter id="lvbzf"><option id="lvbzf"></option></meter>
          2. <ins id="lvbzf"></ins>

            <menuitem id="lvbzf"></menuitem>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泳壇新星陷興奮劑風波,澳洲國內對接連尷尬怎么看?

            令人尷尬的是,在霍頓拒絕與孫楊一起站上領獎臺的當時,他并不知道隊友杰克因藥檢不合格而不能參加世錦賽。

            澳游泳新星莎娜·杰克被曝藥檢陽性。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劉芳 發自澳大利亞悉尼

            最近,澳大利亞泳壇有一絲尷尬。

            當地時間7月28日,澳大利亞泳協CEO羅素(Leigh Russell)發表聲明,對澳大利亞國家隊游泳運動員莎娜·杰克(Shayna Jack)被曝藥檢呈陽性表示“尷尬”和“失望”。

            第二天,澳大利亞體育反興奮劑管理局(ASADA)發表聲明稱,調查運動員是否被提倡使用違禁藥物者(facilitator)盯上是不及時公開藥檢結果的原因之一。

            今年20歲的杰克是本次世錦賽100米自由泳和接力金牌的有力競爭者。6月26日,杰克在日本集訓時接受了日常訓練的興奮劑檢查。7月12日,澳大利亞泳協得知杰克體內違禁藥品Ligandrol呈陽性,便立即將她從日本送回了家。當時澳大利亞泳協和她本人給出的理由是“個人原因”。

            ASADA在聲明中強調,和世界上其他反興奮劑機構不同,ASADA本身擁有調查權,因此和體育機構簽署“保密協議”是標準流程,目的是維護調查本身的完整性和獨立性。而是否公開藥檢結果的決定權在澳大利亞泳協和杰克本人。

            澳大利亞泳協CEO羅素接受澳大利亞國家電視臺采訪。

            澳大利亞泳協隱瞞杰克藥檢結果長達兩星期之久的行為,在另一位澳洲運動員霍頓(Mack Horton)抗議孫楊事件的對比下引起巨大爭議。

            在本屆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賽頒獎典禮上,霍頓拒絕與孫楊一同站上領獎臺,理由是根據國際泳聯(FINA)的報告,孫楊在2018年賽后藥檢中用錘子砸碎了自己的血液樣本,并曾經使用過興奮劑。

            令人尷尬的是,在霍頓拒絕與孫楊一起站上領獎臺的當時,他并不知道隊友杰克因藥檢不合格而不能參加世錦賽。當時的知情者僅限于澳大利亞游泳隊總教練和泳協CEO羅素等。

            在最新的采訪中,SBS問羅素看到霍頓的抗議時是不是“想把頭埋在手里”。羅素答道:“是,當時確實很難。我絕對支持霍頓。他有權就他感受強烈的議題發表觀點。我們也是,這沒有改變我們對興奮劑零容忍的政策。但我對未來幾天 (藥檢陽性新聞被公布后) 霍頓和杰克將遭遇到的事情感到痛心。”

            當時知情的澳大利亞游泳隊總教練威爾哈倫(Jacco Verhaeren)則有不同觀點。他說:“就算(霍頓)知道的話,他還是會站在那兒(抗議)的。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會和他站在一起。”

            一周前,霍頓的父親在接受澳大利亞3AW電臺采訪時表示,他兒子對孫楊的抗議是個人行為,并不是針對中國,“這與中國無關。我們對中國懷有極大的敬意。這是為了確保游泳這項體育賽事整個過程和系統免受興奮劑的污染。”

            7月2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記者會上也就有關提問回應稱,這不算一個外交問題,跟外交沒有關系。

            在泳壇之外,澳大利亞游泳隊的行為還受到官方和媒體的強烈質疑。澳大利亞體育部長科爾貝克(Richard Colbeck)在29日表示,整件事情實在是尷尬。澳大利亞國家電視臺(ABC)的主持人也在采訪中質問羅素是否在對待孫楊和杰克的興奮劑事件上持有雙重標準。

            主持人指出,澳大利亞游泳隊的信譽已經因為杰克的陽性藥檢結果嚴重受損。而如果在禁賽之后允許杰克重新回到國家隊的話,那澳洲泳協采取的就不是對外宣稱的對興奮劑“零容忍”政策。

            另一方面,雖然ASADA在其聲明中沒有明確提到杰克的個案,但它提出一個令人極其不安的現象,即一些運動員是興奮劑和違禁藥品提倡者追逐的目標。

            澳大利亞第九電視臺指出,體育生化學家丹克 (Stephen Dank) 就是這樣一個極具爭議的人物。他曾被指控給澳大利亞多支橄欖球隊提供違禁保健品。

            而在杰克體內檢查中的違禁藥物Ligandrol更是成為了澳大利亞媒體關注的焦點。

            杰克和違禁藥品。

            2018年11月,ASADA發布警告稱澳大利亞反興奮劑機構從2015年以來已經檢測出17例Ligandrol陽性樣本。這種最初被用于治療骨質疏松癥、肌肉萎縮和幫助髖關節置換術后恢復的藥物在近年來成為了黑市上廣受歡迎的增肌劑。2018年,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將Ligandrol列為違禁藥物。

            對很多健身愛好者來說,Ligandrol是一種幾乎完美的夢想增肌劑。健身者阿雷拉諾(Barry Arellano)寫道:“它可以讓你整天保持體力充沛和興奮。同時你不需要經歷其他藥物帶來的情緒波動。你會在一整天都感到積極向上。”

            處于輿論旋渦中的杰克在Instagram上表達了自己的心情:“內心深處,我覺得我不需要捍衛自己的名譽,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這么做。”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6

            相關文章

            免费的成年人色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