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lvbzf"></ins>
  1. <ins id="lvbzf"><video id="lvbzf"><optgroup id="lvbzf"></optgroup></video></ins>
  2. <ins id="lvbzf"></ins>

    1. <tr id="lvbzf"><nobr id="lvbzf"><delect id="lvbzf"></delect></nobr></tr>
      <sup id="lvbzf"><track id="lvbzf"></track></sup>
    2. <ins id="lvbzf"></ins>
      <tr id="lvbzf"><nobr id="lvbzf"><ol id="lvbzf"></ol></nobr></tr>
      1. <tr id="lvbzf"><small id="lvbzf"><delect id="lvbzf"></delect></small></tr>

          1. <meter id="lvbzf"><option id="lvbzf"></option></meter>
          2. <ins id="lvbzf"></ins>

            <menuitem id="lvbzf"></menuitem>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人物】“暴風”席卷下的馮鑫

            暴風失控,馮鑫不再。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肖芳

            編輯 | 宋佳楠

            處在輿論暴風眼中的馮鑫再次沉陷。

            7月28日晚間,一則暴風集團發布的公告證實了馮鑫的“谷底”處境: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受此消息影響,7月29日A股開盤,暴風集團跌停,市值已縮水至18億元。

            這是馮鑫的至暗時刻。而四年之前的他,享受的卻是一番完全不同的光景。

            2015年3月24日,暴風集團作為第一個拆VIE回歸A股的公司,創造了上市后55個漲停板的神話。在一度引發互聯網公司回歸A股的熱潮之時,暴風也理所當然地成為當年的明星公司,其掌門人馮鑫更是風光無量,常常底氣十足地描繪暴風的宏偉藍圖。

            2016年正值暴風成立十周年,慶典選在一個滑雪場舉辦。當時整個斜坡上都坐滿了暴風的員工,還有唐朝樂隊和張楚來獻唱,馮鑫自己還演唱了一首《追夢赤子心》。在慶典上,馮鑫透露了“DT大文娛”戰略,也分享了創業十年走向“巔峰”的心得:很早以前自己每天心中都深藏一把刀,出門會告誡自己,別忘記帶上這把刀,一路浴血奮戰。但當有一天把刀放下,發現真正克服不了的問題不是敵人,而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他把這種力量叫作大勢。在他看來,不應把剩下的生命浪費在無聊的戰爭上,更不要和自己打不過的敵人打。暴風從此只打藍海戰役。

            按照馮鑫的設象,暴風的“DT大文娛”戰略要圍繞PC、手機、VR、TV,打造影業、體育等核心內容,像極了曾經得勢的樂視。實際上,暴風追過的“大勢”還不止這些,互聯網金融、區塊鏈等風口項目都有所涉獵。

            他的野心不小,想要把暴風做成100億美金的公司,但現實卻殘酷無比——目前暴風集團的市值比2015年的股價最高點縮水了96%。更迫切的問題在于,暴風持續虧損,幾乎到了難以為繼的程度。

            7月12日,暴風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預計虧損2.35億元,而去年同期虧損1.06億元。天眼查變更記錄顯示,暴風集團自2019年以來,50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到了7月24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將暴風集團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而暴風名下已沒有任何可執行資產。下一步,暴風很可能面臨退市風險。

            馮鑫追求的是“對得起暴風”,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他寧愿讓自己面臨很大風險,也要讓公司健康一些——他已經質押了100%的個人股權。

            馮鑫承擔了風險,但他和暴風的故事也因此戛然而止。

            資本的力量

            作為中國早期互聯網發展的親歷者,馮鑫最早信奉的是個人英雄主義。

            2015年9月,他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表示,在金山打工時常常遭遇資源短缺,但在那種情形下能干出產品來,會覺得很牛。暴風影音也是在沒有太多資源的情況下做成的,但問題在于,當競爭對手攜卷大量資本和資源來襲時,暴風根本無力抗衡。

            2011年前后,優酷、愛奇藝、樂視網等視頻網站掀起版權大戰,很多平臺因為沒有足夠的資金與之抗衡,導致用戶規模和收入急轉直下。暴風就是其中之一。

            馮鑫在上市前夕接受自媒體雷曉宇采訪時反思稱,自己做企業十幾年,有幾大缺陷:不會管理、不會融資、從來沒去找大風口,看到的問題都是怎么把產品做得更好、怎么讓下載更快,但從來沒有想過能把這個事情做多大,“像馬云、小米這樣的戰略意識,我是沒有的。”

            2013年底的暴風正艱難度日,可就在與阿里談“賣身”時得知了A股要開閘的消息。時來運轉的暴風就這樣誤打誤撞開始籌備A股上市。

            在籌備過程中,馮鑫見證了資本市場的魔幻,這也成為日后暴風轉變的開始。在此之前,馮鑫對資本市場并不熟悉,甚至都不怎么炒股,但籌備上市讓他意識到手握巨大現金的操盤者對暴風的控制力。

            他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申購前詢問過中金他們預估是多少,結果遠超預期。最后平均一個基金只能購買一萬股。散戶成功率是0.34%,每人只能拿到500股。“原來回來以后不只是一點品牌和高PE的事,你將獲得一個難以想象的巨大成功。”

            此后,馮鑫開始研究樂視。“我用手機查了三個多小時,看到股價的變化,越查越敏感,所有的事一再推理,意識到越來越多的東西。這個晚上,輪廓非常清晰,暴風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暴風上市之后,越來越像樂視的模仿者。“DT大文娛”戰略,以主營視頻業務的上市公司為中心,關聯VR、秀場、TV、文化、影視、音樂、體育、游戲、海外等多個業務,形成生態。這和樂視生態幾乎一模一樣,以平臺+內容+終端+應用講述娛樂生態的故事。

            馮鑫也在更多方面向賈躍亭學習,比如像樂視網收購花兒影視一樣尋求收購吳奇隆的稻草熊影業60%股權,只不過沒有成功;隨后聯合光大資本以高杠桿收購擁有英超、意甲等體育版權的公司MP&Silva(MPS),也沒有成功。和樂視一樣,暴風試圖通過資本上的動作,以小博大,通過更大的故事去提振股價。

            據第一財經報道,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正是和收購MPS公司有關。收購失敗造成52億資金“血本無歸”,將中資財團包括光大、招行、華瑞銀行、愛建信托等知名金融機構拖入泥潭。由于涉及央企子公司和金融機構,該案關注層級很高。

            顯然,馮鑫對資本市場的敏感程度遠不如賈躍亭。據《中國企業家》報道,在身陷囹吾之前,馮鑫“沉迷搖滾,機構們找他都避而不見”。個人英雄主義早已被馮鑫撇在一邊。

            失控的暴風

            馮鑫的成功與失敗離不開對大勢的追逐。

            上市之初,馮鑫把大勢押在VR上,這是他在2014年就看好的行業,帶給他久違的興奮感。

            2015年,馮鑫用暴風魔鏡喊出“開創中國VR元年”的口號,即“一年內在中國每天有100萬人在使用VR產品,到100萬日活”。但直到2017年上半年,暴風魔鏡累計實現銷量僅為350萬臺,與馮鑫100萬日活的目標相去甚遠,在商業化上更不值一提。

            且不說VR的風口是否成立,暴風魔鏡從產品體驗上就承擔不起風口的重任。自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暴風魔鏡連續發布了三代產品。馮鑫在暴風魔鏡3發布會上曾表示,每發布一代新產品,都會產生把上一代產品馬上扔掉的念頭。因為再看之前的產品,就覺得做得太爛了。

            做得爛是事實。直到第三代,暴風魔鏡才算達到正常體驗,但卻依然有14款手機機型不支持,其中就包括iPhone。

            2017年,難以突破的暴風魔鏡被戰略放棄,暴風TV成為新的重心。盡管暴風TV想要延續”師傅“樂視TV的高性價比策略,并承接樂視讓渡的部分市場份額,但其產品無論在體驗還是銷量上都達不到樂視的水準。結果只能適得其反——暴風TV不僅成為公司的拖累,也從未在互聯網電視市場占有一席之地。

            在公司經營上,暴風更是一塌糊涂。硬件業務持續虧損,視頻業務已經日薄西山,其產生的廣告收入也出現萎縮。2015年,暴風集團的廣告收入為4.62億元,但到2018年僅為1.42億元。

            2017年財報顯示,暴風電視的銷售毛利率為-3.51%。2018年,其銷售毛利率進一步下降至31.97%。受暴風TV虧損影響,僅2018年一年,暴風就虧掉了過去五年的所有凈利潤。

            暴風上市之后,馮鑫不是沒有做過反思,他說自己沒有想過10年以后的市場,甚至5年都沒有想過。做暴風影音如此,此后依然短視——馮鑫追逐的大勢并不能讓暴風走向更健康的發展軌道,A股股災更是給他的造勢融資之路帶來致命一擊。

            去年7月,馮鑫接受虎嗅采訪時曾自省稱,還是有膨脹的心態,比如有100塊錢做50塊錢的事是一種狀態,100塊錢干200塊錢的事,是另一個狀態。

            馮鑫后悔不斷通過質押個人股權為公司籌備資金,但他沒有更好的融資渠道。僅2017年上半年,馮鑫就累計質押12次,質押率猛增至70%。目前馮鑫已經質押100%股權,即使這樣,暴風依舊沒有任何可供法院執行的資產——暴風走向了失控。

            “我自己風險挺大的,但我問心無愧,努力為公吧。”去年7月,飽受資金和債務困擾的馮鑫在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已經沒有了早幾年追大勢的興奮感。

            實際上,暴風早就是一副被打爛的牌,并沒有因上市而改變。

            掙扎的宿命

            馮鑫喜歡沖在業務一線,還給自己設定一個暴風TV首席產品官的title。在他看來,這么多年他專注一件事的沖動和愿望一直沒變,這是他的宿命。但如果縱觀他的整個創業歷程,困境中求生才是宿命。

            這些年,他帶領著暴風一路走來著實不易。

            2010年,優酷上市,暴風已經無力和其競爭。2011年,暴風影音準備A股上市,但一等就是4年。這中間,A股停止審批了兩年半,很多公司在艱難度日,這其中的苦只有馮鑫自己能體會。

            上市之后,經歷過短暫地高光時刻,一大堆棘手的難題又擺在馮鑫面前。

            2017年底,暴風TV終于拿到8億元融資。幾個月之后,暴風集團又發公告稱,投資人擬以現金5億元人民幣,對暴風統帥(暴風TV)進行增資。在馮鑫看來,這是救命錢,也是助力器,必須抓住機會。

            去年7月,馮鑫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承認,外界對暴風的質疑一直很多,加上整個大環境不好,暴風上市以后融資很不順利,自己壓力很大。

            在困境之下,馮鑫對暴風的業務進行減負,從此前的DT大娛樂戰略,最終縮減至All in TV。“要回歸到簡單、樸素地做一家健康的公司,不去奢望任何外力的前提之下,讓自己的主營業務變得健康,高速發展,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

            馮鑫也坦言,自救的時間應該更早一些,他還在和質押方或者債權人溝通,讓他們對暴風多一些信心和耐心。

            直到被采取強制措施之前,馮鑫還在努力。

            7月18日,馮鑫在北京轄區上市公司投資者集體接待日上還在對擔心暴風退市的投資者進行安撫,承諾加快產品結構化調整,增加新業務,對市場用戶垂直化定位,推出明確差異化策略,增加營業收入;聚集主業,刪減冗余業務,精簡人員,大幅縮減運行成本,提升勞動效率,降低成本費用。他還表示,子公司暴風智能正在積極協商引入戰略投資者,優化治理結構,提升可持續發展能力。

            但他已經沒有機會去扭轉暴風的困局了。

            7月28日暴風集團發布的公告稱,截至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將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將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

            但據界面新聞探訪發現,暴風金融已經人去樓空,暴風TV也在大量遣散員工,暴風目前的狀況要比等待上市時艱難得多。究其原因,主要的癥結仍是馮鑫自己,管理、融資以及風口的問題一個不少,和上市時反思的一樣,只不過呈現形式有了些變化。

            馮鑫常年打坐并研究佛教,他相信當下蘊含了過去的種種機緣,并以此不為過去的事后悔。但時不再來,讓馮鑫的“不后悔”也成為一種悲情的宿命。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0

            相關文章

            免费的成年人色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