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lvbzf"></ins>
  1. <ins id="lvbzf"><video id="lvbzf"><optgroup id="lvbzf"></optgroup></video></ins>
  2. <ins id="lvbzf"></ins>

    1. <tr id="lvbzf"><nobr id="lvbzf"><delect id="lvbzf"></delect></nobr></tr>
      <sup id="lvbzf"><track id="lvbzf"></track></sup>
    2. <ins id="lvbzf"></ins>
      <tr id="lvbzf"><nobr id="lvbzf"><ol id="lvbzf"></ol></nobr></tr>
      1. <tr id="lvbzf"><small id="lvbzf"><delect id="lvbzf"></delect></small></tr>

          1. <meter id="lvbzf"><option id="lvbzf"></option></meter>
          2. <ins id="lvbzf"></ins>

            <menuitem id="lvbzf"></menuitem>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深度】實控人馮鑫涉嫌犯罪,暴風已到盡頭?

            暴風的財務情況也已四面楚歌。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陳菲遐

            編輯 |

            1

            長期以來不愿意被外界比作“小樂視”的暴風集團(300431.SZ),可能正在迎來一場堪比樂視的危機。

            暴風集團7月28日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滕云稱,目前馮鑫的罪名還未公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般的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只是民商事案件。除拒不執行判決罪以外,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一般都屬于刑事案件。涉及上市公司的,可能的情況包括操縱股價、內幕交易等等。

            暴風近期的股價,猶如過山車一般。自2019年6月10日左右觸底5.91元/股之后,連續攀升,最高達到8.34元/股。特別是6月24日的意外漲停,更是顯示出股價中的不平常。

            馮鑫涉嫌犯罪是否會成為壓垮暴風集團的最后一根稻草,目前還不能確定。只是暴風的岌岌可危,非一日之寒。

            早在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對暴風2018年年報出具保留意見的“非標”審計報告,就已經預示著危險的來臨。

            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保留意見主要由于幾個原因:子公司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暴風智能)2018年度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虧損為1.19億元,流動資產4.13億元,流動負債1.66億元。這些都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另外,暴風商譽的賬面余額為1.62億元,商譽減值準備為2,726.93萬元。而商譽余額中有1.35億元是合并暴風智能及其子公司形成。暴風集團并未對其進行減值。簡而言之,暴風智能的持續經營能力以及商譽減值的不確定性,是出具非標審計意見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這些都是暴風的果。而因,早在暴風上市之時就已種下。

            失敗的伏筆

            2015年11月6日,暴風迎來了屬于他的高光時刻。在上市后的41個交易日內,暴風集團的股價一路從發行價3.57元/股,沖至123.67元/股,股價創下了2個月37個漲停的記錄。當時可謂是“談暴風色變”,人人都對這家公司充滿了迷思。

            迷思來源于暴風的業務。

            2015年年報數據顯示,暴風的收入僅為6.52億元,凈利潤還僅為1.58億元。從收入構成來看,公司2015年銷售產品的收入為1.32億元,同時廣告業務的收入達到4.62億元??梢姰敃r暴風更為倚重的是廣告模式。

            二級市場的追捧讓暴風出現了膨脹。借用資本市場,2015年至2017年期間,暴風進行了各種嘗試。

            2015年7月,暴風以5100萬元投資深圳手勢科技51%股權,該公司有在國內互聯網演藝行業一流的運營團隊。當年10月,暴風又以4600萬元的投資持有互聯網演藝平臺風秀科技46%股權。這些斥資過億元的秀場業務,很快就“人去樓空”,在2016年末被計提了減值準備。

            除了秀場,暴風還先后涉獵了影業、體育等行業。2016年3月,暴風拋出了31.05億元的高額定增公告,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甘普科技100%股權、稻草熊影業60%股權、立動科技100%股權。收購金額分別是10.5億元、10.8億元以及9.75億元。但是最終,由于高估值以及影視行業并購監管的收緊,該方案未能實施。

            體育行業也是暴風寄予厚望的一大行業。在2016年的年報業績溝通會上,馮鑫相當自豪地提到,暴風體育發展效率相當驚人,成立一年不到的時間內,A輪就已經融資2個多億。

            但是目前看來,這些“突發奇想”的嘗試也均告以失敗。

            更值得注意的是, 在上市之后嘗到了二級市場股價上漲的甜頭之后,馮鑫以及暴風就將矛頭轉向了更為“廣闊”的智能硬件領域??梢钥吹?016年以及2017年,暴風集團銷售產品的收入分別達到了9.17億元以及12.83億元,相較2015年1億元左右的收入規模,暴風集團利用暴風TV以及暴風VR眼鏡,在二級市場一路所向披靡,甚至在2016年一舉創下95元/股的高位。

            TV的宿命

            但是缺乏生產硬件基因的暴風,在生產的道路上一路跌跌撞撞。

            拋開非標審計意見,暴風的主營業務早已陷入谷底。僅2018年一年,暴風就虧掉了過去五年的所有凈利潤。而且不似商譽減值等一次性的虧損,暴風的虧損是由于主營業務,也就是暴風TV的虧損。而這正是馮鑫此前全部的希望。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暴風虧損,離不開公司自身的基因。早年做廣告業務起家的暴風,在上市之時,商品的銷售收入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長期以來的廣告思維,為日后馮鑫轉戰智能家電業埋下了失敗的伏筆。

            伏筆之一在于不斷變化的產品策略。

            從2015年的“DT大娛樂”戰略目標,到2016年的“N421戰略”,以及2017年升級版“AI+2塊屏”戰略,直到2018年4月馮鑫在發布會上表示:“我們以后不談鐵三角(暴風電視、暴風影音、暴風魔鏡)。2018年到2020年,我們內部和對外只說一件事情,就是暴風電視。”不斷變化的戰略,讓暴風集團定位變得并不清晰。

            但是時間不等人。在錯失了最美好的三年后,暴風仿佛已經迷失。收入方面,廣告以及硬件收入一直都是暴風的兩架馬車,齊頭并進。但在這一過程中,暴風收入重心就發生了偏移。2017年前后,暴風廣告業務收入從4.28億元一路下降至1.42億元。但是硬件業務收入卻沒有得到提升。

            更可怕的是,暴風的硬件,趕上了最壞的時候。

            2018年由于資本寒冬,無論是暴風TV還是樂視TV,面對早已占據大量市場份額的TCL、海信等老牌廠商,都是枉然。除此之外,小米也成為了暴風全新的競爭者。據奧維云網《中國彩電整體市場月度全渠道推總分析》數據,2018年4月,暴風TV銷量達9萬臺,同比增長超過600%。但這個數據只是同期小米的1/3。2019年2月電視品牌中國出貨量排名TOP10榜單上,除小米外,其余全是傳統電視廠商,暴風更是影蹤全無。

            曾經,暴風TV有尋求過外部支持。2017年12月末,蘇州東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山精密)、如東鑫濠產業投資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稱如東鑫濠)向暴風統帥合計增資8億元。增資完成之后,暴風集團以及暴風控股合計持有暴風統帥31.97%的股份,依然擁有控制權并為第一大股東。其中,東山精密可以在生產上對暴風TV產生幫助。

            但是從結果上來看,暴風TV顯然并沒有得救。

            2017年財報顯示,暴風電視的銷售毛利率為-3.51%。2018年,其銷售毛利率進一步下降至31.97%。短期來看,暴風TV不僅對公司綜合銷售毛利率沒有正面的貢獻,反而還形成負面拖累。

            數據來源: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路在何方

            即便拋開馮鑫涉嫌犯罪一事,暴風的財務情況也已四面楚歌。

            2019年一季報數據顯示,暴風賬面貨幣資金僅為631萬元,同時凈資產為-8.97億元,也就是資不抵債。而在2017年末,凈資產還有8.74億元。這一變化的主要來源,在于暴風TV滯銷存貨帶來的存貨減值準備、壞賬以及商譽減值。

            也就是說,暴風已經對其核心業務進行了減值,這也意味著一次跌倒,暴風再無爬起的可能。

            暴風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2.3億元–2.35億元。虧損的主要原因,就是暴風智能TV的虧損。此外,暴風智能對行政、線下銷售等部門進行了調整,預計商譽減值約1.27億元。另外還包括應收款項按賬齡計提壞賬準備約3,500萬元。

            除此之外,暴風還公告,2018年度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0.24億元,公司存在2019年上半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為負的風險。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從上市的風光到如今的跌落,暴風只花了短短的51個月的時間。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6

            相關文章

            免费的成年人色情网站